大发排列3

                                                                            大发排列3

                                                                            来源:大发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5-26 12:14:28

                                                                            “中国药价高的核心问题就是带金销售,可以说是毒瘤,医改二十多年来前仆后继地与之斗争。”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家医保局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然而,截至2018年11月29日,据丁香园统计,已启动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仅占《289目录品种参比制剂基本情况表》的44.3%,只有20个品种、25个品规通过一致性评价。多数企业还在观望。

                                                                            什么商品能在虚高几十倍定价后仍能持续畅销?

                                                                            “但如果不中、卖价过低,就只能退市,那对病人来说是巨大的损失,因此不论是对我们还是对患者,中标都是上上之选。” 曾程辉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公司经过成本核算,降价80%左右,最终以第二低价中选,预计市场供应量将高出从前约30%,公司生产线和库存都能保证产能稳定。

                                                                            “中标药品的采购合同期限取决于药价竞争是否充分。”龚波介绍说,中选企业不超过2家的品种,采购周期原则上为1年,中选企业为3家的品种,原则上签2年。

                                                                            当年12月6日,备受关注的第一批带量采购公布结果,25个中选药品平均降幅52%,药企最担心的降价还是发生了。

                                                                            今年3月18日,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积极稳妥推进第2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结果落地的函》,各省陆续出台文件明确在4月底前落地执行中选结果,全国各地患者将陆续使用到优价药品。

                                                                            “企业的心态也是逐渐矫正的,以往多次医改,药价最终都没降下来。‘4+7’试点后,企业还在期待别扩面、别扩批,后来深改委发文,国务院发文,带量采购已成事实,企业必须定下心来,调整自身以求发展。”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社会保障研究室主任陈秋霖分析说。

                                                                            “我们更多地是在维持秩序,而不是重新定价。” 国家医保局给《中国新闻周刊》的回复中说,“国家集中带量采购后,降药价确实对老百姓很重要,从长远看,引导产业生态同样重要。”

                                                                            这颗“毒瘤”的形成可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这之前,药品由中国医药公司垄断,价格固定,统购包销,形成大行政区-省(自治区、直辖市)-市(地、县)三级批发站的流通模式,经过层层分拨,最终进入医院、卫生站和药店。随着经济体制改革与医药市场化,自上而下的三级批发流通渠道被打破,各级批发站都可以从药厂进货并向医院销售,制药企业与各级批发站相继创建药品销售公司,从事推销活动,这样的医药流通模式此前一度占据了主导地位。